首页 > 报道 > 要闻 > 正文

谁主导了联想万达近来的人事变动

2015-07-07 14:44:39

摘要: 事件回放6月1日晚间,联想集团突然宣布重大人事变

事件回放

6月1日晚间,联想集团突然宣布重大人事变动:联想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以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军离职,由联想内部孵化创业公司神奇工场CEO陈旭东接任。

6月3日晚间,万达电商(飞凡网)CEO董策离职消息被放出,随后得到媒体证实,并于次日早晨公布董策离职时发致内部员工的信件。

对于联想和万达两家业务领域千差万别的企业,在短短两天之内,高层相继出现调整,是巧合还是另有共性?我们先从事件背景说起。

背景追溯

联想一端,刘军自2014年4月1日起接手掌管联想移动业务,距今不过一年多时间。在这期间联想移动业务产生了哪些改变呢?据IDC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联想的份额下滑22.1%,从第2位下滑至第5位。尽管刘军接管移动业务时胸有大志,企图依靠收购、转型等方式开拓更广大的用户市场,意图推动联想实现PC到手机的完美蜕变。但面对智能手机惨烈的竞争格局,联想移动业务却不增反减。作为占到联想营业额四分之一的联想移动业务,出现运营快速下滑势必引发企业应对战略和人事的变动调整。

作为传统商业地产的代表,万达组建电商业务三年就换了两次CEO,两次COO。与刘军相似的是,刚刚卸任的CEO董策距其上任还未满一年。2014年7月,上任后的董策并没有继续做以百货、食品为主打的万汇网,转而研发万达的另一电商平台——飞凡网。同时,万达拉拢百度、腾讯,豪掷50亿,专投飞凡。直到今年3月底,飞凡试运营的发布会才开始低调举行,不过直到现在,飞凡网依旧没有对外大范围应用,要实现与万达线上的汇合更需时日。这样的推进速度显然难以令万达高层满意。

根源探究

两家公司高层变动在业界激起了较大波澜,这其中究竟是谁出了问题?

从企业地位来看,联想集团和万达集团均可称得上中国相关领域的领头羊,也可以算作中国传统企业的代表。但是近几年,各行跨界现象尤为普遍,联想和万达也已不甘愿只掘食某一块专属领域,而是跟随着消费者的步伐投向了有更大消费潜力和更多利润增长的行业。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联想和万达拥有着相似的特质和属性。因而在庞大且多变的市场中,二者既要顺应时代的变化,积极寻找新的突破口,又要保持谨慎客观的头脑,少走弯路,不走错路,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但是,不走弯路错路并不等同于保守。

联想移动业务在这一年多时间内有些大胆动作,但是目前给人的感觉是仍缺少改变和创新。尤其是在手机品牌繁多、各行各业都互联网化的今天,联想手机依然没有跳出依赖传统推广和营销的思维定势。这一点联想内部已有深刻认识,从联想CEO杨元庆与联想移动业务管理内部近期的沟通讲话中就能看到。他说:“今天的状况,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用过去做事情的经验来做新的业务,我们在PC上的成功经验,想用在手机上;我们传统的经验,想用在互联网时代”。如今,小米魅族有“高性价比”特色标签、苹果三星有“质量”王牌桂冠,而联想呢?从功能机到智能机,虽然发展多年,却缺少独有的特点,也没有令人信服的优势,唯独可以依靠的就是凭借笔记本电脑打响的品牌名声及线下渠道。因此,联想的这步棋走得并不算顺利,虽然有将帅开道,但始终无法冲出重围。

另外从企业思维来说,有人认为,联想、万达这类传统企业的思维与当前的互联网思维格格不入,传统企业要想实现互联网环境下的转型只是做浮于表面的“+互联网”,而不是从根本上做“互联网+”。这样的说法也不无道理。联想做手机,却没有注意到时代变了,营销思维也应跟着改变。此前,联想旗舰手机K920定价4799元曾引发大量“天价”吐槽。这款硬件配置高、成本高,但交互、UI、系统各方面都并不突出的手机要放在7年前,也就是智能手机刚刚在中国兴起那会儿,或许还有人买账。但如今的消费者被包裹在纷繁的商品世界中,他们对“旗舰”与否根本不关心,他们看重的是商品品牌或性价比。而且,据联想内部研发人员透露,“联想的研发不受重视,旗舰手机的研发团队几乎不掌握话语权。”并且直到现在,联想仍没有自主的营销团队。由此可见,联想的营销思维仍停留在PC时代。当小米、华为都已经建立了成熟的互联网营销体系的今天,联想确实着急着改变了。

而万达要搭建起O2O的架构,则完全依赖和围绕它的线下服务。但这也成为束缚万达做大电商的关键。因为万达电商O2O的目的在于从线上为线下导流,并提升线下体验,那么线上客户的来源就成为了问题。当然,王健林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去年9月,他在万达内部的研讨会中谈到:“万达O2O要把线上线下打通,做到两端的融合。那怎么融合更有利于发展,我觉得很可能要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电商注重技术和产品开发,各系统为主做好O2O运营,产权归属可以给电商”。这说明,对于O2O的真正意义,王健林是十分清楚的,但是怎么融合,他却少了份互联网思维。经历了多年的发展,电商已经形成与传统企业互补的关系。对于万达电商和万达线下实体店,发挥优势的同时,还要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寻找各自的短板,运用互联网的连接填补其中的空缺。本来寄希望于董策来解决的问题,硬是撑了十一个月还未得到粗略的答案,人事调整也在情理之中。

只争朝夕时不我待

那么,另一个问题。联想和万达为什么要选择在6月初这个时间作出人事调整,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

5月28日,联想集团召开了首届“Tech World”大会。会上通过向公众展示联想参与开发、研制的多项创新科技产品,来以此证明其转型的信心和决心。未来的联想将自身定位为硬件+软件+云服务的三足鼎立结构。这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联想已经准备好迎接“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做好了由卖硬件转向卖服务的变身。所以,刘军的离职既有外因也有内因。销量不佳只是一方面,根本在于缺乏迅速且实用的变革思路。因为在互联网社会,时间更是金钱,越快实现对互联网的适应和转型,就越能抢占先机。同样的道理也可以运用在解释董策的离职上。

万达在斥资建立电商“飞凡网”时,确立的目标是“打造全球最大的高科技智慧生活O2O开放式平台”,并想通过万达集团丰富的线下资源打通线上环节,实现真正的、随时随地的O2O。虽然这类无缝购物、O2O的形式是未来零售的形态和趋势,也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完成。但万达的问题就出在对时机的把握上。互联网时代,产品、服务甚至企业更新迭代的时间相较以前大大缩短。除了要注重创新创造之外,找准合适的时间出场也是产品、服务的安身立命之本。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王建林曾公开表示过:“万达2015年将开始第四次转型,从地产企业转型向服务企业,到2020年,万达电商将是万达集团的四个板块之一。”可见,飞凡网的成败是万达电商战略成败的关键,2015年也是他给飞凡网起步阶段的截止时间。但是,到目前为止万达并没有抓住快速飞来的机会。对于中国商业地产的龙头企业,万达如今已横跨酒店、文化、旅游等几大领域,并拟在2020年将总资产做到一万亿,可见其野心之大。因此,今天投资飞凡网的50亿对万达而言也许不算什么,但错失抢占市场的先机,丢掉盈利的重要机会,那明天的万达损失的就可能是500亿、5000亿甚至更多。

主导人事变动的不是某个人,

是大势

究竟是谁主导了联想万达近来的人事变动?总结而言,就是两个方面。一是思维,二是时机。传统企业的转型虽不易,但一定不能把自己困在根深蒂固的意识中,背上沉重的包袱。互联网时代要求的就是要跳脱于保守的思维,引导潮流,绝非跟随潮流。另一方面,“互联网+”已经来临,把握先机抢占市场非常重要,如果无法快速抓住机会占据一方领地,那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利益来源——用户。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联想和万达已经看到了问题的存在并作出了及时的人员调整,也认识到了时代变更下组织、企业变革的紧迫性。

  • 热门新闻排行

  • 要闻

  • 中国新闻报道滚动